套马的安哥你威武雄壮

八重樱是神。德莉莎我要吸一辈子。

【段子】震惊!雷狮海盗团失去梦想的原因竟然是……

*人物ooc
*睡前智障
佩利感觉很不解。为什么那么多人都说他没智商没情商。为了证明自己。在阳光热辣辣的一天。雷狮海盗团难得没有出去搞事,瘫在一起。佩利看着刚刚自己开的风扇突然灵光一闪智商上线,对着风扇跑过去。在众人欣慰的眼神中愤愤的把风扇关掉“哼,我们吹不到墙也别想吹到。”

雷狮海盗团突然失去了梦想。

【雷安/段子】药店爱情故事

abo世界观
急支糖浆雷-999感冒颗粒安
*神经病梗
从前一个信息素是急支糖浆的Alpha和一个信息素是999感冒颗粒的Omega。在凹凸大药房前相遇了。一见钟情。谈了场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
当他们约会时。
雷狮惊恐的看着追着自己的佩佩狗。“你为什么追我!”“你身上有急支糖浆!”
当他们有了孩子后。
结合999感冒颗粒的广告。
安迷修有个神奇的技能。那就是一弹钢琴他家孩子就感冒。“爸爸我求求你了别弹了!我还是个孩子!”
关于孩子的味道:
鸿茅药酒,肾保片,六味地黄丸,好娃娃……(欢迎补充)
/等我换个金肝就写/

【雷安】震惊!雷总与安总不为人知的爱情故事竟是……

*cp雷安一点点瑞金
*ooc严重
@岁月还漫长。 亲亲!
感谢阅读



凹凸公司有无数人才。
年轻一代的干将也是不少。举个例子-企业排名第四第五的雷狮和安迷修。他们两个从同一个大学毕业更是从初中就一直开始看不惯对方的老朋友了。来到了凹凸公司更是在各个地方比拼,甚至会像小学生一样打在一起。对此,公司员工不愿透露姓名的凯莉小姐在加班时边更新着雷安的文边认真的对旁边的紫堂幻说“我不仅不为二人倾心,反而觉得他们两在一起更完美。”
紫堂:????!

金翻着凯莉的贴子看了看凯莉最新的更新。略带疑惑的问旁边正在喝牛奶的格瑞:“格瑞,凯莉为什么喜欢写雷狮和安迷修在一起啊。嗯....格瑞打炮是什么啊。我们也一起去打炮吧!!!”那声音说大的话也就这一片人能听到。说小的话却让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被问到的格瑞捏着牛奶瓶子忍着不把牛奶喷出来。
在这片人用奇怪的眼神看着的情况下格瑞默默拿着金的手机拉黑了凯莉。用无奈中带着宠溺的声音对金说:“以后凯莉写的东西。少看。”


安迷修觉得这几日公司的女士们对他冷淡极了。虽然以前就很冷淡吧。但最近她们看自己的眼神变的很奇怪。他也听的有人在后面小声议论。
安迷修郁闷的坐在办公室吃着自己的午饭。他将一片苦瓜片放在嘴里愤愤的嚼着。思考了许久。终于鼓起勇气悄悄的偷听了几位女士的对话。“喂。我说安迷修经理不会真的和雷狮经理有一腿吧。”“什么他们还没在一起吗?”“我还以为贴吧里是真的呢。”


安迷修有一个秘密。那就是他喜欢雷狮。所以当他听到这段话时。
????
我和恶党???
有一腿????我表现的那么明显嘛????
怀着无比复杂的心情。安迷修打开了贴吧。搜索了凹凸公司后没翻几下就看到一个贴子【凹凸大新闻】扒一扒雷狮与安迷修的恋爱证据。
安迷修认真的看着一条一条的分析。一步一步的深入。一个又一个证据。

说的句句有理深入人心。


即便安迷修一直在告诉自己,你没有你不是。但这贴子又让安迷修忍不住继续看……

就在他正看的津津有味为他们的爱情所感动时。
雷狮突然推门而入。满脸慌张看起来很急的样子,然后他就看到了安迷修和安迷修看的东西。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两个人面面相觑都一脸错愕的看着对方。

最后还是雷狮先开的口:“安迷修你.......”
“恶党我不是你听我说.....。”


还没等安迷修说完雷狮就突然拉着他向大厅跑去。在众目睽睽之下宣布。
“谢谢各位祝福,我们会幸福的。”

????一位骑士突然失去了梦想

【瑞金】引子--繁华大街的魔法道具店。

*一个新文的引子。
*引子的cp是瑞金主文cp是雷安。
*新文设定可以戳我腾讯。1044284979。雷安向欢迎k列
开长篇。感谢阅读






———————0———————

“叮玲玲”随着清脆的铃声一家魔法道具店古老的门被推开。这家店的外貌可以说是诡异了。门上镶嵌着一枚巨大的金边眼睛,看似杂乱却有规律的花纹。门前挂的店牌被杂乱不知名的植物盘绕遮住。只有一盏挂在墙上的灯能入眼,但若仔细看你会发现那里发着幽幽的蓝光。没人知道这家店是多少年前就伫立在这的。他们只知道这家店的老板,一个金发的青年。这里是国家称得上最繁华的街道了,每家店都热闹极了。唯独这家店,冷清的可以。所以这声铃声来的突兀极了。路过的行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盯着前来的两人。一位黑发的少女和一位银发少年。穿着打扮都和行人格格不入,但也没人敢招惹他们。他们的外袍上都绣着一些东西,黑发少女的是月亮银发少年的是一把刀。
这象征着他们是被大陆认定的异能人,他们不受任何规则的控制。但他们忠诚于他们认定的国家。

门从被推开到被关上。两人都没有任何犹豫。
店里不大但东西却不少,在一堆瓶瓶罐罐中有一个正在擦拭瓶子的少年。这家店的老板,金。他先是差异的看着来人但又马上反应过来,笑嘻嘻的扑向银发少年。“格瑞,凯莉你们怎么来了啊。”可惜金才刚跑了一半就被格瑞一手拦住了,金撇了撇嘴蓝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格瑞“格瑞!我们都好久没见了。”旁边的凯莉对着这对发小恋人翻了个白眼用嘲笑的语气说:“祝你们的友谊天长地久。不过本小姐最近可是很忙的。来这可不是为了听你俩有多少年没见了。喂,我说金。我的星月刃你修补好了吗。”“当然好了。也不看看这家店的老板是谁。诶,凯莉。我听说你要被派去临国做交换的魔女。原来是真的啊。”随后他坐上一根扫把飞向半空。“星月刃星月刃......哦在这呀。”金将一块只有手掌大小的粉红色月亮模型拿下来念了一段咒语那模型“喷”的一声变的有一人多高。“嘛,不错啊。让我试试。”随后一个反手向一个装满糖果的罐子砸去。“嗯哼~谢谢款待啊金。”说完便反身坐上星月刃出去了。
金看了看因凯莉开门被撞的在空中画了个弧度的铃铛。鼓起脸对着天花板吼:“凯莉你不给钱就算了还打碎我的瓶子。”随后委屈巴巴的看着格瑞。后者只是和平时无差的眼神看着他,只是叹了口气摸了摸他的头。“走。出去”
刚刚还满脸不开心的金一下子就笑眯眯的。披上了外衣拉着格瑞的手就蹦蹦跳跳的走出去了,和他们一样绣着一枚黄色的箭头的外衣。他们两个走在大街上突兀极了,不少人远远看见了都会绕路。不过当事人显得完全不在意。金开心的晃着格瑞的手哼着完全不在调上的小曲。“格瑞我和你说,前面有一家牛奶绝对好喝!”
“嗯。”
“格瑞我们上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啊,我觉得最近那帮老头子天天抓着你。呜你都没有时间陪我玩了。”
“12个小时前。要有事发生了。金......”
格瑞只是一个转身的工夫就看见金突然松开他的手向一条小巷子走去还一边喊着“格瑞”格瑞只能快步跟上,看见金在巷子里逗猫。这只猫是奶黄色和红色的条纹组成的,可奇怪的是这只猫有一根巨大的呆毛。被金抱在怀里后几乎眼睛都直了。果然是妖精。
金在看到格瑞仿佛要把这只猫一列斩斩死的表情后有点好笑的上前亲了亲他的男朋友。不过这巷子可只有个犯花痴的女孩,当然不会有人看到啊。



“格瑞。要变天了。你又要忙到不能陪我玩了。”

【雷安/卡埃】震惊!凹凸大赛第四第五在得到梦寐以求的东西后竟…………


*cp雷安卡埃
*心脏点梗
修仙使人智障。不想承认这是自己写的。
求求你们k列我
小心心小手手都别对我客气。



当你执着于一个东西久。上帝就会被你感动。给予你梦寐以求的东西。
雷狮和安迷修便是如此。当丹尼尔在第五百次接到安迷修和雷狮的电话后。他做出了件伟大的事。

雷没船和安没马已经不复存在了。现在在凹凸大赛的是大赛第四海盗基佬团团长有船的宇宙海盗雷狮和大赛第五优雅绅士腼腆彬彬有礼的最后骑士有马的安迷修。
因为这一大的改观,凹凸大赛时常让大家喜闻乐见的打架拆迁组变成了日常秀马秀船。根据不愿透露姓名的参赛者凯莉透露那一阵是她来凹凸大赛耳根子最清净的几日。

可惜好景不长,这几天当雷狮乘着自己的爱船回家时只能看到自己的男朋友像个傻子一样和马聊天聊地而自己回来他甚至理都没理。
这是什么操作???
我雷狮活的还不如一匹马?
当雷狮有这种想法一个星期后,雷狮再也忍不住了。他开始怀疑安迷修到底是在和自己谈恋爱还是在和马谈恋爱。老子不要天天晚上抱着一个浑身是马味的人睡觉。
于是雷狮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
“喂,卡米尔。”
“喂,大哥。”
“帮我查查哪地能卖马。”
“好的大哥。”
那头的卡米尔微微叹了口气可怜了一把安迷修。给怀里有巨大呆毛的男生拨了拨额前的头发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沉沉睡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只听一声尖叫划破头天空。而这声让雷狮心情大好,他把安迷修的马卖了。真刺激真爽。天真蓝草真绿。几分钟后雷狮渐渐笑不出来了。他看到安迷修拿着他的冷热流在拆他的爱船。
“靠安迷修你他娘干嘛。离我的船远点。”
“你这没有良心的恶魔。我要为我的马报仇。”
.......
“雷狮我要和你分手!”





结局是安迷修拿着雷狮的船烤肉。
而雷狮也赔了安迷修马。
凹凸大赛的人们并不想承认那个天天戴着马头套背着安迷修的人是大赛第四雷狮。

【安雷安】震惊!某骑士修仙的原因竟然是..........

*c p安雷安(不开车无攻受)
*修仙到两点半突然脑洞
*ooc严重。


修仙。这是安迷修正在干的事。平时按点按时作息正常的安迷修并不是因为发现了修仙如此快活,领悟了修仙的真谛。而是因为现在的形式。雷狮躺在他的旁边,他背对着安迷修。头巾卸下放在一边。他们除了下面那块防止遛鸟的步已经差不多赤裸相待了。安迷修觉得被子捂的热极了,便把套着小马被单的被子往雷狮那踢了不少,而雷狮呢。正大大咧咧的睡在双人床的左边。没有什么为什么。因为左边离门近,但安迷修并不想承认他怕了。他将脸鼓起来手机屏幕照亮他的脸,他将一只腿架在雷狮的肚子上,雷狮并没有醒只是哼哼了两句。自从他放下手机后就一声不吭。为什么会这样呢,安迷修盯着手机出神的想着。
这件事的起源是因为安迷修的父母今晚不回来,所以安迷修只能一个人。虽然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但他依然有点慌。这时自己的死对头打来电话约自己撸串打架。安迷修想了想用最简洁的语言向雷狮讲述了今晚要遭遇的并强调自己不是害怕只是担心罢了,可是雷狮在嘲笑一番他后居然做了件让安迷修有点崩溃的事,他站在了安迷修的家门口。那表情,如同一个母亲在慈爱的看着他智障的儿子。虽然很不爽但安迷修从未觉的雷狮这么可爱过。至少在雷狮开始给他讲鬼故事前他是这么觉得。“我看见你床头的小马刚刚用血淋淋的而空洞的眼神看着你哦”“喂骑士道,你不觉得有个人就在你背后吗。”
……
安迷修的心中出现了各种问候雷狮祖宗的方式。
为了缓解这该死的气氛他们开始了一场激烈的打斗,不是双剑对大锤。可比那温柔多了。
———枕头 大战。
温柔?这种想法在安迷修被雷狮捂在被子里骑在他身上拿着枕头使劲打的时候彻底消失。安迷修的内心毫无波动,除了想他上辈子是不是强奸了老天爷他全家外还有点想把雷狮踹出去。
打架是个体力活,当他们两个气喘吁吁的趴在床上,像两个小学生打完架一样。「妈的为什么我要陪这个智障玩这种游戏。」
至于睡觉前安迷修也不觉得自己过得有多快乐。在雷狮二话没说把衣服裤子一脱往他旁边一扔前安迷修一直觉得在被小马包裹着睡觉是最幸福最放松的事,一定能做个美梦。可是现在他只能眨巴眨巴眼看着雷狮。“我靠你这是打算表演脱衣舞秀吗!”“我又没逼你看。”这语气,这表情。好纯情好不做作,不愧是我安迷修看上的人。



你以为他们会突然激动干柴烈火来一炮嘛。
不存在的。
如果雷狮没一脚踩到他的裤子并在安迷修的哈哈哈中摔在地上。或许可以,但显然现在没戏。
所以现在在床上的并排躺着的是风骚失败生无可恋刷手机的海盗团团长和憋笑憋的快岔气刷手机的最后骑士。
此时已经快一点了两个人都难免瞌睡,当安迷修迷迷糊糊快睡着了的时候一个手机突然拍在了他脸上。“我靠安迷修你后面!”安迷修在那一瞬间突然清醒身体开始僵硬一手死死的抓着雷狮的胳膊,用颤颤抖抖的声音说“啊...?恶...恶党你....”
“你后面的充电器看起来和我的手机真配。给我充个电吧。”
操。
安迷修很想给雷狮一巴掌。但他却只能用着颤抖的手给雷狮的手机充上了电,慢慢缩在被子里。虽然他妈妈很无辜,但安迷修忍不住。
就这样,安迷修看着睡着的雷狮打开了手机,并将腿架在他的肚子上开始了愉快的修仙。
当安迷修终于拿不住手机一下砸在他脸上后他的心里只有一句话。



“修仙真快乐。”


【安雷安/短篇】由你代替我去看全世界。

*cp安雷安。
*修仙使人智障的产物。ooc
*甜的粘牙的甜饼。
*手痒写的。有没有后续看心情
*有bug
感谢你的阅读



————0————
凹凸基地是帝国的神秘组织。他们完全不受国家的约束。
在任务中杀死人后留下来的只有孩子。而剩下的孩子们在被基地方面给予心脏芯片后开始相互残杀。直到胜者出现。胜者将有从基地出去的权利。在他们眼里基地就是世界。
————1————
凹凸基地的训练场,颜色单调的像一幅简笔画。刚刚过了每天的试练,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血腥味和汗味。基地的人员将几具尸体抬走。没有人哭嚷叫喊,他们早已习惯这里。“如果不变强可能明天躺在那的就是自己。”这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所以训练场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阴郁。但只有两个人,两个基地的强者。雷狮拿着一本书,上面是海盗的历史,星辰大海世界的景色和无比浩瀚的宇宙。
“安迷修,你想过出去看看全世界吗。”
“你小说看多了吧。这里就是全世界啊。”
“傻逼骑士”
于是训练场每天喜闻乐见的拆迁场景又一次上演了。
可大家已经没有时间调侃他们了。还有一个月,一个月之后。他们中心脏芯片完好的人,胜者只能有一个。人人皆知。
————2————
午后的阳光温暖的烘培着大地。但凹凸基地没有人
看得见。经过三个星期最后的测试后剩的人已经寥寥无几。气息变得越来越压抑。还有一个星期,胜者的背后伴随着无数人的死亡。
安迷修和雷狮是室友。唯一活着的一屋室友。
“安迷修。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了啊。”
“求之不得。我安迷修身为骑士一定会将恶党你彻底消灭的。”
“我说骑士道。你没有想过出去吗。听说外面的大海有那么大。”雷狮张开双臂比了个夸张的宽度。眼睛里仿佛有星星划过。
“恶党你脑子进水了吧。我和你说了很多年了。这里就是全世界啊。”
“安迷修”
“?”
雷狮没了下文,后面的话融化在两人的唇舌之间,不一会就传来了暧昧的喘息声。
“你就是我的全世界”
————3————
一道又一道闪电从安迷修的身旁掠过。但他并没有害怕或是什么。只是集中毅力握紧手中的冷热流。一个利落的翻身弹跳后落在雷狮旁边,他的冷流架在雷狮旁边,而雷狮的雷神之锤就在自己头旁边。他们互相交换了一个颜神。“这次,算平局”“你放水了”两个人同时说着。随后相视一笑。
————4————
最后一天了。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今天,当那两个女孩相视含泪被死神带走时。雷狮和安迷修就知道,所有的人都一个一个一个一个的死去了。陪在身边的大家。都睡着了。
————5————
最后一天。当雷狮和安迷修走进训练场时。没了平时的打打闹闹,没了身边的人。死亡的窒息感占满了整个基地。原本热热闹闹的基地,真正的成了一幅简笔画。死气沉沉的简笔画。
“骑士道。最后一次了。别再放水了。”
“恶党。再也不会了”
“安迷修我有没有对你说过一句话?”
“我喜欢你。”
而对面的人只是笑了笑并没有什么表现。
“开始吧”
快速移动的风声,武器碰撞的声音,和微微的喘气声。两人身上都已经挂彩了,但没有人能停下翻身弹跳和那天的场景一模一样。不过唯一不同的是拿剑人身上开出的一朵朵红花和旁边人无助的样子。那人将冷热流插在地上勉强站起来,安迷修已经感受到心脏芯片坏死的前兆,祖母绿的眼睛中好像多了分亮闪闪的。雷狮不敢说那是什么。因为他看到安迷修眼睛中那片绿色的森林慢慢失去光泽伴随着雷狮全世界崩塌的场景。
————6————
“由你,代替我去看全世界。”
————7————
“安迷修。晚安。我从未后悔选择星辰大海。我在星辰大海中所追逐的全世界,便是你的身影。”




【雷安】震惊!某骑士在告白被拒绝后居然……

*cp雷安
第一次写文ooc
不会起标题起点和内容没啥关系的标题
感谢你的阅读




雷狮现在烦躁极了。一方面是因为早晨安迷修对他一通乱七八糟的告白而占更多的则是因为自己在拒绝后那家伙不见了。无论哪里都找不到。
虽然确实很吃惊,但他知道那个天天要消灭恶党的骑士可没那么矫情。或许那只是个玩笑。那家伙一会就会出来嚷嚷着消灭恶党吧。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烦躁但就是静不下来,原因或许是自己不想承认安迷修的告白。“切,我喜欢的明明是女人啊。”

可事实并没有像他期盼的如此,就这样过了很久,久到让雷狮甚至觉得有一辈子那么长。他开始害怕了,一股自己说不出来味的害怕。

可这时候有件事情却吸引了雷狮的注意力。这里来了个漂亮的女孩。声音略带沙哑但却很好听。浅棕色的头发,软软的披在肩上,祖母绿的眼睛就像是壮观的森林充满生机。她暖暖的笑就像是阳光,那么自信。她喜欢穿一双红色的鞋。除了个子很高她估计是无可挑剔的了。但雷狮对着这个可爱的女孩却有一种没由头的熟悉感,仿佛他们已经在一起许久了举手投足间都有着满满的默契。雷狮感觉很不妙,但他又说不出来。告白恋爱————就像雷狮所想象的一样那么顺利这样的幸福感来的有些措手不及。而闲下来的时候雷狮总会想起安迷修“那个骑士道。消失了很久了。留下那么一段话就走掉了。他还真是轻松呢”不过想想自己现在的恋人,没了那古板的话和那蠢的可以的骑士道。没了……雷狮不由得一阵慌张。这种感觉很不好让雷狮这个成年人一阵一阵的背后发凉。但那种感觉却很快被雷狮压了下去。我的脑子不是进水了吧,那家伙指不定在哪宣传他的骑士道。

过了一阵后,让雷狮更慌的事情发生了那天下午自己与那可爱的姑娘坐在以前多次和安迷修打架的城墙下讲述自己曾于安迷修的故事。而那可人问出的一句话却让雷狮不知所措“你喜欢他吗?”虽然自己给予了绝对的否定但他并没有忽略那祖母绿瞳孔中闪过的失望,仿佛失去了本来的生机。

晚上,当雷狮回忆这些的时候一个激灵,红色的鞋祖母绿的眼睛与自己的默契程度。明明那么熟悉———这么多无法忽略的相同。本早就该想到的。

“我不想再当骑士了。你不觉得其实变成公主被骑士保护也很棒吗?别那么看着我我随口说说”午后的阳光照着回忆里的两个少年,一人在阳光底下说出如梦话般的东西。

起身开门没有犹豫或者是停留一秒雷狮拼命的跑向属于他们的地方。风声在他耳边随着他极速的奔跑声音很是响亮。他从未觉得那段距离是那么的长,他怕晚一秒那可能就是永别了。即便早已气喘吁吁精疲力尽但他的脑子里只有一句话“追上他,安迷修。”这可能是他这辈子跑的最快的一次了。当他到墙下时,他看到的是璀璨的繁星和一人一马的背影。“安迷修”被点到名字的人看起来错愕极了,他睁大眼睛看着雷狮。而雷狮二话没说将安迷修拥入怀中“傻瓜骑士道,以后我做你的骑士保护你”






“那你能不能再穿女装卸发胶给我看啊”
“雷狮我操你妈”

昨天的末班车不知道咋搞的变成仅自己可见。气的没脾气。祝嘉德罗斯大宝贝昨天生日快乐!!!

我要修仙。法力无边。放飞自我的染个卡。p2我老婆嘻嘻。反对无效。:D以及。k列吗